毛姆 -《刀锋》 摘抄

“我真希望你能明白我向你提供的生活比你想象的生活要充实得多,真希望让你明白精神生活是多么令人兴奋,那种经历是多么丰富。那样的生活没有止境,多么幸福。只有一件事情能与之媲美,好比你一个人坐在飞机上,飞机越飞越高,越飞越高,你周围只有无垠的空间,你会陶醉其中。你感觉那么的愉悦,就算用世界上所有的权力和荣誉来同你交换,你也会舍不得。我前几天在阅读笛卡尔的作品,他的文字是那样安逸,优雅,清澈。天哪!”

“可是拉里,”她绝望地打断他,“你难道不明白你是在要求我做一件我无法适应、不感兴趣也不想感兴趣的事吗?还要我跟你说多少遍,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。我现在二十岁,十年后我就老了,我想趁现在有机会的时候过点好日子。噢,拉里。我真的非常爱你。你说的这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,不会让你有任何出息的。就算为了你自己,我求求你了,放弃吧。拉里,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,做男人该做的事情。别人都在奋发图强时,你却在浪费宝贵的时间。拉里,如果你爱我,肯定不会为了一个梦而弃我于不顾的。你已经游荡过了,跟我们一起回美国吧。” “我做不到,亲爱的。这样回去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死亡,等于出卖了我的灵魂。”

“噢,拉里,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话?那些歇斯底里、自我卖弄的女人才会这样说话。这样说有什么意义呢?没有,没有,没有丝毫意义啊。”

“我只是把内心的感觉说出来而已。”他答道,眼里闪着光芒。 “你怎么能笑呢?你难道没觉得这是件极为严肃的事情?我们现在走到了十字路口,现在的决定将会影响我们一辈子。” “我知道,请你相信我,我是非常严肃的。” 她叹了口气。 “如果我跟你讲道理,你仍旧充耳不闻,那我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 “可我不觉得你这是在讲道理,我觉得你说的都是无聊至极的话。”

“你是说我?”要不是她那么伤心,早会笑出声来,“我可怜的拉里,你真是个十足的疯子。”

她慢慢把手指上的戒指取下来,放在掌心,望着它。一颗切割得四四方方的红宝石镶嵌在细细的白金指环上,她素来很喜欢。 “如果你爱我,就不会让我这般痛苦。”

“我真的爱你。可惜一个人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时,难免会让别人不快乐。” 她把手伸了出去,那颗红宝石戒指就在掌心,颤抖的嘴唇勉强挤出一丝笑意。

“还给你,拉里。” “它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用处。你何不留着,当成我们友谊的象征可好?你可以戴在小指上,我们的友谊不需要这样决裂,对吗?”

“我会永远关心你,拉里。” “那就留着吧,我也希望你戴着。” 有那么一瞬间,她迟疑了一下,然后戴在右手的小指上。 “太大了。”

“你可以改一改,我们去里兹饭店喝一杯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