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人日记———— 关于吃人!!!

“他们——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,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,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,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;他们那时候的脸色,全没有昨天这么怕,也没有这么凶。

自己想吃人,又怕被别人吃了,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,面面相觑。……

去了这心思,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,何等舒服。这只是一条门槛,一个关头。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,都结成一伙,互相劝勉,互相牵掣,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。

我认识他们是一伙,都是吃人的人。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,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,应该吃的;一种是知道不该吃,可是仍然要吃,又怕别人说破他,所以听了我的话,越发气愤不过,可是抿着嘴冷笑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封建礼教吃了几千年的“人”,突然有个人不吃了,还阻止别人吃。当我们站在狂人的视角看时,周边的人乃至整个社会都是扭曲的,然而站在吃人者身上看,这个“狂人”无疑是个真正的狂人——我们怎么会吃人呢?


凡事总须研究,才能明白!

凡事总须研究,才能明白。古来时常吃人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。我翻开历史一查,这里是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夜上都写着“仁义道德”几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是写着两个字是“吃人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