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一只蜘蛛讲了很久的心事,然后把她拍死了

我没有办法,我向来经不住别人的哀求,是她一再的要求我这样做的。二十多年里这不是第一次了,从小到大她都陪在我身边,聆听了我生活中的所有喜怒哀乐。所有的黑色情绪我都丢给她,她也安静的接受着我的每一次生气和大哭。今晚我照常和她说起一些令人难过的事,又一次提起想要一场车祸,或是从天桥上坠下后选择性失忆,或者吞下一大把阿普唑仑被抢救后,忘记之前的生活,过去太让人痛苦了,我真是难以承受……

听着听着她突然打断我,你真的想要这样吗?忘记过去你会幸福吗?唔,或许吧!她说,既然这样,那你杀死我吧。我背负了你所有的过去,杀死我,丢掉过去以后好好生活。 我一时语塞,心里却有些动摇。这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,过去压的我喘不过气来,要杀死她吗?要和过去说再见吗?我犹豫不决站在原地。动手吧,做个了断,她往前走了走,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,终于我还是随手抓起一本书,我知道我还是对这些伤人的过往依依不舍,手里的书缓缓下落,这样轻易应该是杀不死她的,我侥幸想着,但当书接触到桌面的那一刹,我还是听到了爆裂的“噗呲”声,忽然,我的四肢开始无力,身体支撑不住的瘫倒在地,瞳孔慢慢扩散,皮肤也渐渐干瘪至骨缝,蜘蛛死了,过去真的消失了,我也不存在了,真好。

Snip20171119_110